留学记(一)——环境决定能力

留学,快过了大半个年头了,春节,也像其他留学生一样,是在国外度过的。虽然不至于太过孤单,但也是有几分说不出的寂寞。也快是将近一年的留学生活, 对于生活,不想说太多,也许每个人都差不多。对于学习,也不必多说,我不属于学霸的那种人,只有靠努力努力再努力,也许才有机会;况且这个社会,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得到解脱的。学习,每个人方法不同,或轻松,或紧张,或安逸,或刻苦,很难分出到底孰是孰非。而在这几个月,见到最多的,是各种不同的人,姿韵风貌各不相同,迥异万分。

不对人,不对事。人各不相同,关于这点还是可以谈谈的。

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说不清。古人云: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”在大学,是进入社会前的实习。社会也许如战场,而不殆之战,知己为先方能不败,而后知彼方能智取。 我对自己的认识不够彻底,这是我对我自己最清醒的认识。而从别人对我的描述中,我耳中所闻大多是“老实”二字。当我听见这两个字时,说话人的语气并不相同,有叹息的,有赞赏的,有平淡的,也有玩笑的。那么,姑且就当我在别人的眼里是个老实人好了。俗话说老实人容易吃亏,在国内,就有个年少就出过国的“天真烂漫”的小学生,通过其母之口对我的“老实”提出了“控告”,当时不明其意,想想做人只要忠于自己即可。

现在想想,也许年少人的无心之语可能有时蕴含之深意,不是懵懂之我能理解的。当然,也许时至今日我仍懵懂,因为阅历不多,难述善恶。

到了学校,我做的最最不当的事,也许就是太过于热心肠地帮一个不识之人,要他相中的女同学的微信号。从此,我的留学生活开始不再单纯。帮忙之后的两天,我对此“不识之人”的唯一印象是,他的人脉很广,很多人都认识,又介乎我们两个同姓,因此没多想就帮了这个忙。当然,也不失其求人技巧之娴熟,识人之锐利,也是我后来认定此人人脉较广的原因之一。

我相信,我也记得,帮助这个“不识之人”的本意只是出于善意。我却不知,这个善意,既得了几分方便,也惹得几分麻烦。

不知是不是帮了他这个忙,我算是“认识”了他。不曾想到,他在此地度过他的高中,很会打听事情。比如,在这所学校,什么课“该学”,什么课“不该学”,什么课简单,什么教授给分高,什么教授给分低,他几乎都知道。虽然后来我也了解,他不是唯一一个会这么去了解这些东西的人,但我当时也将他惊为天人。因为国内上课,都是安排好的,什么时候上什么课,没得选择。而在这里读过高中的人,几乎都很会挑选与打听。没有人安排他们,于是他们必须在这个环境中孕育出能够做出安排这样子的能力。我也正因为缺失这样的能力,刚开学时很被动。虽然现在不见得有能主动多少,但相对于现在,还是被动太多。

也许是因为当初无心之中帮了他那个忙,他给我的回馈就是给予我以选课的建议。后来也证实,我所选到的课,几乎都是较为简单的,虽然我和他的课有些许不同。这即是那“几分方便”。几分麻烦,确是不想提太多,以后的文字中也许会详谈。此人也许不太善于学习,或者没有用心学,总之,有时他的功课也是有求于我来辅导的。我的学习能力算不上好,然而由于刚来时信心不足,可谓是慎之又慎,因此,成果较为满意。周遭之人大多在课上也与我讨论。到这里,一切都正常,至少当时的我觉得还正常。

国内的环境与次地不同,雾霾天里成长的人与蓝天白云下成长的人心态是不同的。社会环境的不同,也会造就不同的人。就象我,从国内读完高中而来,开始时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都有很多困难,虽然这困难不在于能力而在于习惯,这确实地使我落后于人一大步。无关乎努力,环境造就当时那个“不识之人”于我没有甚至对于我而言一直在国内几乎不可能养成的能力。由此可见,一个环境对于人的成长,相当重要。

至于之后的事情怎样,只能说,很复杂。较为骄傲的是,我那个学期的成绩还算不错,但是也有许多造化弄人之事。比如,教授忘记记录一群同学某几次参加教学活动的记录,有些人发了邮件解释教授不相信,而有些人即使确实没有参加这些活动,发了邮件,教授立刻就相信了。关于这点,下次我会讲到,态度对于结果而言,是有多大的影响。

暧昧贴

发表评论

    微笑 大笑 拽 大哭 奸笑 流汗 喷血 生气 囧 不爽 晕 示爱 卖萌 吃惊 迷离 爱你 吓死了 呵呵

      已有1条评论

    1. avatar CDog#Sofa
      能写的出文章,真好呢~\(≧▽≦)/~2015-03-02 06:23回复我是沙发!